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都市新聞 > 正文

懷化人注意:聚集性疫情多發,家庭聚集性疫情比例驚人

編者按: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,全國上下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。為了堵源頭、排隱患,各級政府部門三令五申“少出門、少聚集”,并提醒近期有武漢出行經歷人員注意排查和隔離。但仍有少數人置若罔聞,我行我素,多地出現聚餐聚會造成多人感染,確診病例隱瞞信息與多人密切接觸等反面典型。本報提醒廣大市民,當前正值疫情防控的關鍵期,所有人眾志成城,才能共克時艱;令行禁止,才是對自己、家人以及社會大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負責任的做法。

黑龍江:48起聚集性疫情中有45起是家庭聚集引起

2月7日,黑龍江省通報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進展情況稱,從目前確診病例分析,黑龍江疫情防控具有聚集性疫情多發的顯著特點。截至2月6日24時,該省共報告新冠肺炎聚集性疫情48起、發病194人,波及或暴露630人,死亡3人(綏化一起聚集性疫情死亡2人、大慶肇州一起聚集性疫情死亡1人)。

全部48起聚集性疫情中,有45起是家庭聚集性疫情,占比93.75%;病例14天內有武漢居住史或曾到過武漢的共15起,除武漢或湖北有外省旅居史的9起,病例與武漢返鄉人員接觸的有5起。“我們專業技術人員在流行病學調查過程中,發現隱瞞武漢密切接觸史的比較多,極其不配合。”黑龍江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孫巍表示。

聚集性疫情典型案例:

1人得病16人被感染。呂某,哈爾濱市道里區人員。2020年1月22日出現發熱、乏力、干咳、胸悶等癥狀,未及時就醫。1月24日,與其丈夫胡某在其兒子家共7人聚會、聚餐,1月25日,又和丈夫胡某及兒子去蘭西縣親戚家,共十余人一起聚會、聚餐,并居住至27日。期間當地村醫郭某2次為呂某治療。1月27日,呂某癥狀加重,前往哈市第一醫院就診并留院觀察。1月30日,呂某被確定為確診病例。隨后,呂某的丈夫、兒子、兒媳、外孫女、哥哥、侄子、村醫、女兒家保姆等8人相繼確定為確診病例。1月25日,與呂某在工作地點同一樓層的保潔員魯某出現不適,2月2日被確定為確診病例。與魯某共同居住的兒子1月28日出現發熱,同日被確定為確診病例。至2月6日,與呂某共同聚會聚餐及其他相關密切接觸人員共16人確定為確診病例,波及或暴露82人。

與朋友聚會帶回病毒傳染給聚餐所有家人。1月7日,陳某從武漢返回。1月15日,李某與陳某聚餐、K 歌,乘同一輛出租車回家。1月16日,李某與陳某共度一天。1月21日,李某與爺爺、奶奶及父親聚會。1月24日,李某與爺爺、奶奶、父親去姑姑家聚餐,共9人。1月28日,李某出現發熱,1月30日在哈市傳染病院就診,2月1日確定為確診病例。至2月3日,參加聚餐的9人均確定為確診病例。

疑似病例帶累8名家人發病,外祖父母因病去世。疑似一代病例姜某,該人與其外祖母共同生活,有鐵路往返武漢旅行史。于1月4日自哈爾濱市發車前往漢口時出現發熱、咳嗽等癥狀,核酸檢測陰性。姜某的外祖母,目前已死亡,1月12日發病,1月22日為確診病例。姜某的外祖父,年齡69歲,目前已死亡,1月24日發病,1月25日確診為確診病例。姜某的母親、小姨、舅舅相繼被確診為確診病例。共發病8人,死亡2人。

經停武漢一家6人染病。一代病例為張某及其家人1月8日由哈爾濱前往泰國旅游,武漢停留10小時,在機場附近賓館休息。1月14日從曼谷飛回武漢,在武漢停留6小時,在機場內休息。1月14日抵達哈爾濱。張某1月18日發病,1月23日確診為確診病例。隨后,其丈夫、長女、次女、妹妹等相繼被確診為確診病例。確診患者6人,無癥狀攜帶者1人,密切接觸者154人,合計161人。

上海:超80%聚集性疫情源自家庭、親屬聚會

2月7日,上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透露,在上海,因家庭、親屬聚集導致的聚集性疫情最為多見,占上海所有聚集性疫情比例的80%以上。

聚集性疫情是指14天內在小范圍,比如一個家庭、一個工地、一個單位等發現2例及以上的病例,且存在因密切接觸導致的人際傳播的可能性,或因共同暴露而感染的可能性。統計顯示,截至2月6日,上海共發現確診病例269例,報告聚集性疫情45起,其中家庭、親屬聚集38起,單位同事3起,混合(家庭、親屬和單位同事都有)3起,旅友(同一航班)1起。

外公外婆從武漢來,含一名7月齡新生兒在內一家四口確診。這名女嬰的外公、外婆于1月20日從武漢來滬,1月21日和24日家庭聚餐,1月25日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接到2人主動健康申報后即進行核實,1月26日將2人納入重點地區來滬人員進行管理。當時,女嬰與外公、外婆和父母住在一起。2月2日其爺爺被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,女嬰及其父親、母親、奶奶、外公、外婆等作為密切接觸者進行居家醫學觀察,當天下午多人出現發熱癥狀,立即轉至醫院隔離治療。2月3日經診斷,女嬰及其母親、外公為確診病例。

5例無湖北接觸史病人感染路徑:1月29日,上海市寶山區報告一起聚集性疫情,涉及A、B、C共3例病例,為一家人。病人自述均未有接觸史,也無湖北等重點地區旅游居住史,但3人1月14日至19曾到安徽蚌埠旅行。2月5日,安徽蚌埠發布消息:1月11日至19日期間,曾有5名確診病人去過當地某健身房。上海市病人A、B在安徽蚌埠期間曾多次到該健身房活動。A病例返滬后又與D、E等人在本市黃浦區聚餐,又造成了D和E的感染??傮w上,該聚集性疫情共涉及到5名病例。

返鄉聚會,一家三口染病。常住上海奉賢區的安徽合肥籍47歲女子,春節返回合肥參加了一次家庭聚餐,而其弟媳即合肥第73號確診病例。1月29日,她與老公、兒子自駕從安徽返回奉賢區家中,2月5日一家三口均被確診,接受隔離治療。

上海市疾控中心方面專家表示,之所以要杜絕各類家庭和親友聚會,首先是因為聚會人員之前接觸的人群不明確,其次,聚會通常是人與人近距離互動,接觸難以避免,從而增加了接觸傳播的風險。

北京:隱瞞傳染病區接觸史,最重判無期或死刑

2月7日下午,北京市政府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,北京市司法局有關負責人就新冠肺炎相關法律問題進行了解答。

有人隱瞞湖北地區接觸史、隱瞞發熱等癥狀,不回避反而主動與周邊人群接觸,可能會造成疫情傳播,如何處置?

北京市司法局局長李富瑩說,這種行為按照《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妨害預防、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,涉嫌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,依照《刑法》第114條、115條追究刑事責任,輕則可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,重則可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無期徒刑或者死刑。

疫情防控相關法律知識

對已經發生新冠肺炎病例的相關場所里的人員,可以采取哪些措施?

《傳染病防治法》第四十一條規定:“對已經發生甲類傳染病病例的場所或者該場所內的特定區域的人員,所在地的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實施隔離措施,并同時向上一級人民政府報告;接到報告的上級人民政府應當即時作出是否批準的決定。上級人民政府作出不予批準決定的,實施隔離措施的人民政府應當立即解除隔離措施。在隔離期間,實施隔離措施的人民政府應當對被隔離人員提供生活保障;被隔離人員有工作單位的,所在單位不得停止支付其隔離期間的工作報酬。隔離措施的解除,由原決定機關決定并宣布。”

出入境人員拒絕接受檢疫或者抵制衛生監督,拒不接受衛生處理的,其法律后果有哪些?

《國境衛生檢疫法實施細則》第一百零九條第三項、第一百一十條第一款規定,對拒絕接受檢疫或者抵制衛生監督,拒不接受衛生處理的,處以警告或者1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罰款。

版權聲明:本網所有內容,凡注明“來源:懷化日報”“來源:邊城晚報”“來源:掌上懷化”“來源:懷化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/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懷化新聞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責任編輯:熊雪珊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0